Linux区

小衲说说

条目: 2300 / 总字数: 231769 /

以下都是小衲通过一个自制小应用发出的牢骚、吐槽、差评、好评、感想、箴言、发现、经验、小诀窍、微笔记,随性而发,由衷表达,无所顾忌,不一定与Linux有关。由于谈论的主题过于庞杂,所以本页面已通过nofollow属性屏蔽百度收录。

☻斯托曼呀斯托曼 理查德,斯托曼,一生致力推开源。不说共产说自由,忽悠教徒团团转。在线翻译云计算,通通都是大坏蛋。骂脸书,骂推特,骂了谷歌骂微软。开源软件没信仰,自由软件才叫赞。闭源软件都是贼,万恶之首著作权。人到六十没脱单,没房没钱那叫惨。精神领袖偏执狂,谁信他话谁脑残。( 2023-05-19 09:56:20) 1

chatGPT之后,人类的生产力会极度发达,那么会不会实现伟人们所畅想的按需分配共产主义社会呢?在这之前我还相信这个,认为生产力高度发达之后,按需分配共产主义自然而然会实现。直到今天我在抖音上看到了这么一条评论:“家庭不养闲人,公司不养闲人,国家不养闲人,地球不养闲人,宇宙不养闲人”。真的是醍醐灌顶!是啊,至少咱们地球的规律就是这样:优胜劣汰,上进者生存。不劳动不自立,等着别人供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种懒惰的动物放到任何时空里都会提前被淘汰,就算是全面人工智能时代,也是如此。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按需分配的“需”是个有相对参考物的东西。如果看到别人住大别墅、有大游泳池、天天打高尔夫,那么你的需求是不是也会有所上升?是不是不再满足于温饱??答案是肯定的。这样一来,平均主义按需分配则永远无法实现。( 2023-05-07 16:59:58) 1

你吹捧资本主义,有人你;你高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更多人讨厌你。政治这东西不能谈。咱就用Windows办公挣钱,紧握闭源钱包,娶个外地妹,生个会捣鼓ArchLinux的调皮儿子就行了。( 2022-10-16 14:24:21)

共产主义之所以会失灵,是因为衡量人价值、劳动、需求的一般等价物不见了。没了一般等价物,你付出了劳动,怎么拿到回报?自己白拿?够吗?请领导批示?快吗?( 2022-07-08 12:14:10)

我从Windows“叛变”到Manjaro,又从Manjaro“叛变”到Windows,我觉得挺好的,因为这是一个认知不断进步成熟的过程。以前认识一位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网友,他像着了魔似的矢志要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终身,正儿八经地怼党和政府,心潮澎湃地去工厂实地闹革命,结果被抓到牢房好几次,不知道现在醒悟没有。Linux的小圈子里也有这种偏执的人。至少5年以上了吧,有个小傻瓜(疯灵)还在忌恨我的博客,恨我批判GNU,恨我批评伟大领袖斯托曼,恨我写的每篇文章,恨我的每一个粉丝。我想对这个小渣渣说:何必这样瞎折腾呢,回家舔你老母,让你老母高兴,也比这个实在啊。( 2022-06-28 07:54:10)

无产阶级无产,为什么要吆喝共产?是因为他们要共别人的产。开源跟共产也是一样,恰恰是那些无法写源代码的人叫嚣开源叫得最凶。开=共,源=产。( 2022-01-05 16:54:23) 1

共产社会和自由社会到底孰优孰劣,看看宠物鸟和野鸟就知道了。野鸟只要能自己谋生,谁还愿意做宠物鸟?做宠物鸟都不是它们自己想要的,宠物鸟之所以被驯服,是因为反反复复的规训所致。( 2021-04-05 15:51:58)

共产主义社会好吗?看看现在被人圈养的宠物就知道了,不愁吃穿住行,按需分配。相对还是挺快乐的,但也不是绝对的快乐。( 2021-03-30 14:49:11) 2

人类进入了共产天堂,会和谐吗?不会的!看看动物园里的猩猩就知道了。在生存方面,它们可是按需分配的。但是别的方面不是有需求就可以随便满足的,比如求偶需求。体态和外貌永远是有差别的。有差别,就有竞争,有竞争就不和谐。( 2020-07-20 13:09:17)

阶级论的信徒托洛茨基真的是太天真了,一直到死都妄想在全世界发动世界革命。21世纪再回过头来看,真的是超级疯狂!虽然斯大林是日日夜夜在死刑清单上签字到手软的杀人狂魔,但那时的斯大林还是挺明智的,起码中止了世界革命,没在全世界继续杀人。唉,共产理想一旦上头,一定会藐视他人性命,真的是超级恐怖!( 2020-07-10 11:44:44)

马克思主义的主要bug就是他那一套阶级斗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歪理邪说。共产主义的理想不是现代人才有的理想,无产阶级并不是现代才有的阶级,与此有关的论证——什么无产阶级具有先进性,工人阶级无限崇高,无产阶级专政很合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垂死呻吟,公有制能解决什么什么矛盾,社会主义无限优越,资本家唯利是图坏透了必须斩草除根,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等等——都差不多是为了实现类似洪秀全、李自成、黄巢、陈胜李广领导的血雨腥风式的行动提供合法性的理论支撑。社会平等是所有人都想追求的,这是植根于动物内心世界的本能,但将与其有关的理论冠上“科学”的标签,让很多人顶礼膜拜以致疯狂实践,则是马克思主义最厉害也最邪恶的地方。(2020.06.15)( 2020-06-15 12:07:25)

[…] 其实,早在2003年Moglen就写过一篇《多特共产党宣言》(或译为《网络共产党宣言》),时隔N年之后有了中文版本,比如观察者网的这个版本,截图如下: […]( 2020-06-01 08:22:20)

以前信仰共产主义的时候感觉社会上都是些可恶的实用主义者,只知道赚钱“拜金”没有道德,现在呢,又感觉社会上有太多的左派和空想家,干些无意义和不道德的事情(现在的我认为不干实事、不自食其力是不道德的)。虽然后者的数量远远没有前者多,但也总能碰到一些。我想可能实际的情况是8:2的样子。( 2020-05-27 08:37:42)

自由软件运动倡导的是一种黑客文化,但剥开黑客文化的皮,毫无疑问跟左翼运动(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有很大关系,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2019-07-01 21:10:37)

那些单方面鼓吹开源鼓吹GNU鼓吹社区模式的人,一看就是那种不懂商业不懂经济不懂营销的人。还总有些人总拿Redhat说事,就像总有人拿尼泊尔的毛派执政说明共产主义有可行性一样。( 2019-05-06 10:19:38)

斯托曼高喊所谓自由,然而,真正的自由通常就是跟私有制联系在一起的。斯托曼反对私有制,强调合作,搞的就是共产运动,那么赤裸,那么明显,可偏偏有sb为他洗地,千方百计撇清与共产的关系。( 2019-04-20 08:47:50)

有没有一种情况可以无需金钱这个交换媒介来“转发”(“转发”是GPL条文里出现的一个真tm有趣的动词)物质资源?当然是有的。原始社会或者共产社会都是这样。结果证明,这些方式导致生产力都很低下,人们都会受穷,所以他们最后都转向了市场经济社会。( 2019-04-20 08:21:32)

扒皮GNU运动多时发现了一个现象——经常是啥代码都不写、啥代码都不会写的人在那里鼓吹GNU鼓吹开源。像斯托曼这样完全不写代码、专业从事GNU政治运动、到处搞反私有软件演讲的FSF领导人就不用说了。斯托曼的革命伴侣Eben Moglen更是个典型,他是个法学教授,“软件自由法律中心”的创始人,GPLv3的三个起草人之一,丁点代码都不懂,常年只会研究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畅想美好的未来。除了这两个显著人物之外,还可以在各大论坛、社区看到那些网络GNU斗士的身影,结果发现,这些人大部分都不会写代码,没有一件可以拿得出手可以营生的IT产品或IT技术。有的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估计还是个小学生。( 2019-03-08 08:00:54) 2

GNU领袖斯托曼知道共产主义的名声很臭,所以他在名词上不断翻弄新花样,以迷惑信众,但是“私有软件”这个名词和斯托曼革命伴侣Eben Moglen的著作《信息共产党宣言》还是暴露了一切。圣徒们和与斯托曼思想不谋而合的同志们一直在给他洗地,其实这些人连什么是真正的“自由”都搞不懂,心中只有对私有制的深深怨恨。( 2019-03-01 10:38:49)

前苏联曾一度非常反感一门西方学科叫《社会心理学》。因为社会心理学研究的就是人性,而马克思那种“科学社会主义”派系,恰恰最鄙视的就是关于人性的学说,强调人性是个抽象虚幻的概念、人只有阶级性。他们要的是改造世界、改造人性,培育所谓“共产主义新人”。( 2019-02-09 12:59:37)

今天特地回头仔细看了下“仰望伽罗华”同学在百度贴吧对“小衲思想”发起的质疑,本想仔细回答一番,没想到自己的ID莫名的被贴吧权限狗封禁了。现在只有在这里回答了。伽罗华同学的猜测是对的。我不反对别人采用GPL协议,不反对使用开源软件,自己一天24个小时都在使用开源软件(这些软件对我来说只是实用工具,开源不开源并不重要)。我反对的是什么,反对的是GNU的反版权反软件所有者反私有化的极端思想,所有观点在《精神领袖斯托曼的妄语》做过充分阐述。在这里重点提出一件事,GPL最重要的炮制者Eben Moglen就是赤裸裸的共产分子,《自由软件共产党宣言》即出自此人之手。我一直认为GNU运动的本质是以用户自由的名义剥夺软件开发者正当权益的迫害运动,可以看作是盗版党的同伙。一个用代码营生的商业公司和个人对这个运动心生厌恶是很自然的事情。关于Linux的前途,我不乐观,但也不悲观,一个中等生进入了差生的小圈子也还是优秀的呢。“小衲思想”强调的是开发者和用户的生态平衡,软件行业忽略了开发者,就跟学校缺乏教师、家庭缺乏家长一样,效率是非常低下的。最后,本博客的模板当初是用了别人的免费模板,几年修改之后,已经完全改变,可以看作是自己个人的作品。( 2019-01-25 11:32:06) 1

当量子纠缠实现人体瞬移的时候,人和机器的界限模糊了,生与死的界限也模糊了,什么共产主义资本主义GNU自由软件运动到了那个时候就显得太小儿科了。因为,作为机器的人,再也不用为营生殚精竭虑搞那些意识形态了。( 2019-01-01 06:33:54) 1

在这个冷清的跨年夜,翻墙看了一下新青年论坛8年前冷清的帖子《QQVS.360大资本恶斗殃网民,惹众怒》。10年前给这个帖子的楼主强烈推荐GNU共产主义操作系统——Linux,他没啥感觉。呵呵( 2018-12-31 19:31:04)

deepin 15.8有一个令人震惊的变化:界面出现了“共产”二字!虽然我不看好共产,但这两个字更加贴合GNU的本质(假自由、真共产)。我要为deepin的求真求是精神点个赞。( 2018-11-27 16:36:03) 2

caja界面是哪位同学翻译的?竟然全角和半角标点符号都分不清楚,搞得界面超难看。GNU共产模式真是效率奇高啊!⇒截图( 2018-11-16 15:35:30)

有些人的偏见真的很重,说GNU/Linux就是共产主义嘛,总能挑拨他的敏感神经。看看GNU运动二号人物Moglen律师,光明正大的谈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正而八经的写《网络共产党宣言》。虽然我不认同Moglen的观点,但这人自顶“屎盆”、不惧偏见、坚持信仰的精神还是让人钦佩的。( 2018-10-28 19:04:54)

在卖×事业和节假日消费运动中辣么有存在感的第二性别竟然在Linux内核贡献者占有10%的份额,谁信呢!!难道瞟两眼就算是贡献了?这女权分子的权限也足够大的,跟GPL炮制者斯托曼和Moglen这类专搞政治运动和法律官司的共产主义者有的一拼。(2018-9-21 9:00) ( 2018-09-21 09:00:30)

源代码在不断发布软件新产品版本的时候会反复用到,是软件开发者的“生产资料”。将源代码开放、“自由”公有化,其实就消灭了软件开发者的生产资料私有制。所谓“自由软件运动”就是共产软件运动。( 2018-09-12 20:02:25)

炮制GPL v3的“三巨头”:Richard Stallman、Eben Moglen、Richard Fontana。其中第二位(Eben Moglen)就是自由软件运动的“军师”,是第三位(Richard Fontana)的顶头上司,也是《网络共产党宣言》和《无政府主义的胜利:自由软件和版权灭亡》的作者。演讲爱好者斯托曼只是“自由”(共产)软件运动的名义上的领袖,可能连精神领袖都不算,Eben Moglen这位极左派才是真正的掌舵人。( 2018-09-11 20:16:25) 3

一场地地道道的共产主义运动如何从一而终避讳“共产”二字,自由软件运动的搞法真的值得那些诈骗、传销、洗脑行业从业人员好好学习。( 2018-09-10 12:19:56)

撰写《网络共产党宣言》的神棍Eben Moglen在2017年自由软件基金会的LibrePlanet聚会上反复抨击某国执政党,有视频,快来围观!➜视频( 2018-09-10 10:47:27)

谁要说“自由软件运动”跟共产主义没关系,就拿斯托曼的好同志之一Eben Moglen写的《网络共产党宣言》打他脸!这篇奇文有网络中文版,最早出现在极左毛派的《乌有之乡网刊》上。Eben Moglen教兽曾长期担任自由软件基金会法律总顾问,也是GPL主要起草人之一,他还写过《无政府主义的胜利:自由软件和版权的灭亡》,典型的文科白左。( 2018-09-10 09:39:22)

今天发现一篇好文,这是其中的一段精彩的话:"至于Linux么,虽然Linux在1991年就正式发布了第一版,可是么,那个芬兰人当时还在热衷于怎么把自己的操作系统课设推销给GNU这个码农界的信仰马克思的伊斯兰组织,而GNU也在挖空心思怎么着才能把Unix共产了而不会被抓起来,根本没有花任何心思在怎么把这个东西做成人能用的上面。"( 2018-07-22 18:59:23)

斯托曼思想早已超出人类理智范畴,这货竟然为恋尸癖和恋童癖辩护,比《共产党宣言》宣扬公妻制疯狂10倍不止。( 2018-06-22 12:02:55)

好消息!《猥大的斯托曼思想万岁》的gif原创动图psd源文件即将发布到github上开源,魔兽斯托曼万岁,源代码共产万岁!( 2018-06-11 15:59:31)

美国中学历史课本可不讲什么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套马克思主义历史决定论的教条,他们讲的是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马克思党传播历史唯物主义教条目的是为了证明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和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合理性,学生党如果无脑接受了这套,没什么好处。( 2018-06-11 12:33:14)

GooFlow的开源repo在github上被迫关闭了,起因在于以开源协议为武器的“伸手党”和有强烈版权诉求的作者(sdlddr)双方互有强烈敌意冲突所致。我就说嘛,上了github的源码共产贼船,也就只能装逼玩玩,不要幻想可以像闭源软件那样索取授权费了。可以用业余的开源代码调戏一下不知柴米油盐贵的伸手党,幻想通过github直接卖产品赚钱养老婆孩子了,就是与虎谋皮嘛。反正我是不玩github的。( 2018-06-07 07:51:38)

github的商业模式非常狡猾非常厉害:“使用优惠码、加入了Education计划或者付费用户可以创建私有仓库”。等于说,要么给钱要么公开源代码,“开源”和“给钱”等价,不付钱的用户必须以开源为代价,付了钱才能保住代码产权不被“公有化”。这再次说明开源是有成本的,难怪微软会收购github,微软收购的是它的(私有)代码托管功能——就跟经营codeplex一样——而不是为“源代码共产运动”做奉献。( 2018-06-05 07:59:06) 2

微软收购Github的动机让人捉摸不透。不过就Github的体量来说,也确实是一份难得的“精神资产”,其性质类似于谷歌收购Android,未来不可限量。对开源运动的“市场营销动机”表示反感的知识共产狂魔斯托曼同志看到Github被金钱污染和控制,一定很不高兴。反正只要这个偏执狂不高兴的事情,那都是好事!支持微软!支持开源!反对GNU! ( 2018-06-05 05:11:08) 1

开源是权利不是义务,这是公理,只有在GNU/自由软件那里,这条公理不成立。几年时间我在本站反复探索式论述开源现象与Linux失败垃圾的关系,如今总算明确的找到了它的病根了——问题不在于开源,而在于GNU,开源运动≠GNU运动(类似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2018-06-01 11:56:26) 1

有小人儿辩解说共产主义与GNU的区别在于共产主义强迫人分享、GNU没有强迫分享。在我看来这是胡扯。GNU教主斯托曼强调开发者有“道德义务”分享源代码我会瞎说吗?再看看斯托曼的信徒咄咄逼人的样子不是“强迫”又是什么?斯托曼的自由软件运动跟波尔布特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没有国家权力支撑,这是GNU邪教永远无法成功征服现实世界的根本原因,也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2018-06-01 08:28:22)

马克思主义也就唯物主义辩证法可看,其他都是害人的洗脑的东西。历史唯物主义、资本论、共产党宣言都是糟粕。( 2018-05-17 08:28:39)

在智能机器人完全取代人类体力之前,生产力高度发达、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只存在于书本和幻想当中。( 2018-05-08 17:20:23)

极左派在某宣言里写道:“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呵呵呵,这么大一个bug怎么也保留了下来?( 2018-04-21 19:38:12)

马克思:“我们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全部理论概括起来,那就是消灭私有制。”斯托曼:“我们认为,认同包含私有软件成分的发行版是一种毁灭性的妥协。( 2018-04-04 17:45:45)

理查德·斯托曼竟然一直未婚,这就是个问题。有个老婆会让他变得现实、理性一些。在按需索取的共产主义实现之前,劳动必须获得回报才能生存下去,没有回报,房子哪里买?孩子怎么生存发展??难道靠粉丝们的微薄捐助维持?斯托曼的开源分享思想过于超前,必然不被人看好。而且企图通过什么东西来强迫人改造思想的理想主义必然是枉然的。( 2017-08-22 17:12:10) 3

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状态的Linus,您老真是闭着眼睛说瞎话!知识产权怎么就是个伪概念呢?程序员就活该做一个“无产”阶级吗?( 2017-08-08 20:35:35) 1

为什么有少数学生党极力崇拜斯托曼?其实我太理解了!这种狂热就跟我在高中期间崇拜格瓦拉的心理是一模一样的。为什么崇拜格瓦拉那种革命狂人?因为最开始是读到了《工人日报》中关于格瓦拉就义纪念日的评论文,觉得此人太有献身精神,具有革命的英雄主义。身居高位,竟然又回到丛林中去为新社会而奋斗,太有个性,太了不起了。少年嘛认知不够又激情澎湃,很容易被这种文章洗脑。其实在这之前,我就非常的反感商业社会,反对拜金主义,反驳邓小平理论,甚至到了见到“商业”和“商品”两个字都恨不得把它们抠下来的地步。这又是为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穷!得不到的东西,就排斥和远离。长期得不到,就会系统的否定,以求得安慰,最后认定了乌托邦理想主义才是值得追求的。那时候又听说什么青年人如果没有理想,就会一辈子无所适从,于是就铁了心要追求共产主义乌托邦。……然而,多年之后不得不面对社会的时候,除了“崇高”的理想,我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现在想起来,我是真傻!因为这一切都是枉然!!首先,得不到就排斥和否定,是一种负面心理,由此产生的激情是非常有害的;第二,共产社会的生产关系看起来很美好,但是实践中非常容易导致效率低下,那些努力和有聪明才干的人反而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且集体主义容易产生威权至上的后果;第三,大多数人的拜金主义其实只是生存主义,在这个社会生存,必须有一个共同使用的交换媒介,那就是金钱,金钱是实现平等交换而避免冲突的美好物品,所以反对别人的拜金主义大可不必;第四,乌托邦需要通过政治斗争,尤其是改造人的灵魂来实现,而这几乎是要夺人性命的;第五,崇高的理想并不能给自己的技能带来任何提升,而没有技能,在这个社会是无法立足的;第六,心怀崇高的理想并不能证明自己在精神道德层面有多优越,因为道德这东西,取决于你给予别人的精神上的抚慰和物质上的满足有多少,显然,乌托邦理想主义者两种东西都给不到别人。( 1922-07-05 09:57:57)

找到48条说说,出现6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