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区

小衲说说

条目: 1557 / 总字数: 158233 /

以下都是小衲通过一个自制小应用发出的牢骚、吐槽、差评、好评、感想、箴言、发现、经验、小诀窍、微笔记,随性而发,由衷表达,无所顾忌,不一定与Linux有关。由于谈论的主题过于庞杂,所以本页面已通过nofollow属性屏蔽百度收录。

小衲杂谈的内容几乎全部转移到stallman.cn啦!stallman.cn专门叫板精神领袖RMS!( 2020-05-30 17:51:45)

ungnu.org就不买了,准备买一个stallman.cn做反GNU网站。网站副标题已经拟定好了:“理查德·斯托曼,老变态、反华分子、极左派、前FSF基金会主席,被人尊称为顶级黑客、精神领袖,不过是明日黄花。开办此站的目的是揭露GNU运动的本质,最大程度地清除GNU带毒意识形态。”正标题因为事关SEO效果,还在想。( 2020-05-27 12:55:03)

为了死后在靖国神社里装个逼,甘当龌龊天皇的炮灰,这是二战日本兵的心理。人类特有的符号系统中的“荣誉感”和“信念”是非常可怕的东西,它会让一个正常人失去理智、用最愚蠢最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让一个好斗的人轻视自己的生命、同时准备随时杀害他人、将人间变成地狱。凡是以此要挟他人奉献生命的人都可以被当作恐怖分子和全民公敌,GNU精神领袖理查德⋅斯托曼可以归为此类。( 2019-02-23 11:06:55)

今天特地回头仔细看了下“仰望伽罗华”同学在百度贴吧对“小衲思想”发起的质疑,本想仔细回答一番,没想到自己的ID莫名的被贴吧权限狗封禁了。现在只有在这里回答了。伽罗华同学的猜测是对的。我不反对别人采用GPL协议,不反对使用开源软件,自己一天24个小时都在使用开源软件(这些软件对我来说只是实用工具,开源不开源并不重要)。我反对的是什么,反对的是GNU的反版权反软件所有者反私有化的极端思想,所有观点在《精神领袖斯托曼的妄语》做过充分阐述。在这里重点提出一件事,GPL最重要的炮制者Eben Moglen就是赤裸裸的共产分子,《自由软件共产党宣言》即出自此人之手。我一直认为GNU运动的本质是以用户自由的名义剥夺软件开发者正当权益的迫害运动,可以看作是盗版党的同伙。一个用代码营生的商业公司和个人对这个运动心生厌恶是很自然的事情。关于Linux的前途,我不乐观,但也不悲观,一个中等生进入了差生的小圈子也还是优秀的呢。“小衲思想”强调的是开发者和用户的生态平衡,软件行业忽略了开发者,就跟学校缺乏教师、家庭缺乏家长一样,效率是非常低下的。最后,本博客的模板当初是用了别人的免费模板,几年修改之后,已经完全改变,可以看作是自己个人的作品。( 2019-01-25 11:32:06)

删掉了本站一条奇怪的评论“好人一生平安”。这话表面上听起来还不错,但上升到道德层面,让人讨厌。死肥佬GNU“精神领袖”斯托曼老童子就喜欢玩这一套,用道德说教的方式蛊惑开发者放弃保护劳动成果和争取物质回报的自由。在这位老童子眼里,几乎所有投身商业社会的人都是道德上的坏蛋,另一方面他又通过各种奇怪无效甚至有些无耻的方式获得收入,去支撑自己肥硕的病态身躯。( 2019-01-22 10:27:40) 1

github的私有代码空间免费啦,多亏了微软收购,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github了。微软真是开发者的良师益友。(以用户“自由”的名义绑架开发者、将开发者的利益动机当成万恶之源的精神领袖斯特曼老神经此时此刻会怎么想?)( 2019-01-09 07:39:55)

所谓“运动”就是乌合之众一起发泄偏见、仇恨等负能量的集体行为。“运动”几乎无处不在,比如对国产操作系统的集体揶揄就体现了“运动”的雏形。乌合之众有需要发泄的负能量倒没什么,可怕的是某些精神领袖能激发、引导和聚集乌合之众的负能量,诱发极端行为,酿成文革或波尔布特式虐杀百万人也毫不足惜的惨剧。ps.民主社会没有各式“运动”产生的土壤,只有极权社会才有。( 2018-12-10 06:02:57)

有两种人非常热心公益。一种是学生党,一种是像马云那样的富豪。他们属于社会阶层的两个极端,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无须为营生担心。尤其是学生党,根本无法了解在无福利极端市场经济社会中求生存的切肤之痛,所以他们敢借着斯托曼这种精神领袖的妄语到处去批判人家。( 2018-12-06 10:56:14)

人类历史上具备精神领袖能力的十大精神病患者》这篇文章很有意思,否定了很多我们认为神圣不可冒犯的学术领袖,比如黑格尔、恩格斯、爱因斯坦、弗洛伊德等。抛开其中比较难听的词藻和大量错误的结论,此文仍有较大的意义。可以看出作者读过的书真不少,不在乎领袖头顶上的光环,不迷信任何权威,理性地剖析权威,非常独立,非常冷静,值得赞赏。( 2018-11-08 18:18:53) 1

炮制GPL v3的“三巨头”:Richard Stallman、Eben Moglen、Richard Fontana。其中第二位(Eben Moglen)就是自由软件运动的“军师”,是第三位(Richard Fontana)的顶头上司,也是《网络共产党宣言》和《无政府主义的胜利:自由软件和版权灭亡》的作者。演讲爱好者斯托曼只是“自由”(共产)软件运动的名义上的领袖,可能连精神领袖都不算,Eben Moglen这位极左派才是真正的掌舵人。( 2018-09-11 20:16:25) 3

有一类顶尖文科生做了N年苦行僧之后,利用其创造的“思想”实现了比物质利益更高级的目标——无上权限和个人崇拜,然而思想是开源的,又毫无实用性,其市场极为狭窄,所以只有极少数人能达成那样的高级目标,绝大多数人还得靠实在的东西——产品或技术服务——来营生。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别人的思想根本不能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反而给某些精神领袖及其利益集团获得版税、名声、权限及合法性增加了筹码。所以我们看到一些人极力鼓吹某种思想来追求平等和正义,结果平等和正义总是与其无缘。( 2018-09-05 11:06:25)

精神领袖斯托曼上台演讲光着脚丫子,还当众抠脚还吃抠下来的东西,这种“自由”不仅有趣让人发笑,也许还值得提倡。可是“自由”软件运动就是另一回事了,后者以开发者的自由为靶子,怼了太多成文的规则和法规,充满敌意,是假“自由”。( 2018-08-05 05:56:06)

会搞管理的人要对人充分信任、量才而用。会搞技术的则要对事抱有大胆的“怀疑精神”,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斯托曼这个老家伙,对需要求生自保的开发者时刻带有“怀疑精神”,抱的是错误的价值观,做的是错误的事,所以他只有在素不相识的幼稚的学生党那里具有“崇高地位”——其实他们只是利用斯托曼来主张什么——但是作为独当一面的精神领袖,其实做的很失败。( 2018-06-07 10:22:17)

斯托曼连web服务器这种开发者必备工具都要怼,在他奇妙的脑洞里,绝大多数(无法建立自控web服务器的)web开发者都是受人控制的傻瓜。这种偏激的“精神领袖”也只有在偏激的傻瓜中找到“知音”( 2018-05-17 10:51:30)

斯托曼很早就发现了一种装逼姿势,现在github上很流行。他写道:“自由软件往往不进行商业竞争,但是它们还是会为声誉而竞争。……源代码就是作者的声誉,他们会努力让代码干净和清楚,而不是让社区对此指指点点。”我就说嘛,这人啦不为利就为名(或“权”),原来精神领袖早就用源代码来装逼求名声了。( 2018-04-10 19:59:40)

对精神领袖的批判暂停几个月,现在特想溜一溜某些“社区”、论坛、贴吧玩的很嗨的权限狗。唉,想想就觉得过瘾。( 1918-09-29 19:13:16)

找到16条说说,出现1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