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区

小衲说说

条目: 1557 / 总字数: 158229 /

以下都是小衲通过一个自制小应用发出的牢骚、吐槽、差评、好评、感想、箴言、发现、经验、小诀窍、微笔记,随性而发,由衷表达,无所顾忌,不一定与Linux有关。由于谈论的主题过于庞杂,所以本页面已通过nofollow属性屏蔽百度收录。

民富则国安。美国、日本从来没有发生革命和内乱,为什么?因为人民富裕啊,富裕了就会安于现状,富裕了就会厌恶革命。( 2020-07-16 04:52:17)

阶级论的信徒托洛茨基真的是太天真了,一直到死都妄想在全世界发动世界革命。21世纪再回过头来看,真的是超级疯狂!虽然斯大林是日日夜夜在死刑清单上签字到手软的杀人狂魔,但那时的斯大林还是挺明智的,起码中止了世界革命,没在全世界继续杀人。唉,共产理想一旦上头,一定会藐视他人性命,真的是超级恐怖!( 2020-07-10 11:44:44)

对他人无端猜疑上纲上线、以道德的名义反对商业社会(资本主义)、在空想和预言中麻醉自己是革命者最喜欢干的事。( 2020-07-10 06:11:02)

马克思主义的主要bug就是他那一套阶级斗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歪理邪说。共产主义的理想不是现代人才有的理想,无产阶级并不是现代才有的阶级,与此有关的论证——什么无产阶级具有先进性,工人阶级无限崇高,无产阶级专政很合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垂死呻吟,公有制能解决什么什么矛盾,社会主义无限优越,资本家唯利是图坏透了必须斩草除根,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等等——都差不多是为了实现类似洪秀全、李自成、黄巢、陈胜李广领导的血雨腥风式的行动提供合法性的理论支撑。社会平等是所有人都想追求的,这是自动物产生以来就植根于动物内心世界的本能,但将与其有关的理论冠上“科学”的标签,让很多人顶礼膜拜以致疯狂实践,则是马克思主义最厉害也最邪恶的地方。(2020.06.15)( 2020-06-15 12:07:25)

有些学生党和反闭源软件的垃圾认为开源事业应该归功于老变态斯托曼,所以我每天用开源软件就不能亵渎斯托曼,我就笑了,今天我赚了100元是不是要感谢革命导师孙中山给他烧香磕头呀?( 2020-05-11 07:31:50)

今天再看这种“革命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感受到的是邪教式的疯狂和乌托邦主义的纯粹意淫。( 2019-07-16 16:38:21)

国外的马克思主义者网站(被墙了),很多年了,一直在为阶级斗争欢呼,他们以为革命是玩游戏呢。( 2019-07-03 21:02:40)

今天看到一个人做的虚拟货币行情分析网站,网页设计的像小学生水平,我点进站长的QQ群里一看,很热闹,用户有几千个,而且这些用户都是付费用户,动辄付费几千元。事实再一次表明,想赚钱,不是看你多有能耐,不是看你劳动成果有多丰富,而是看你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想更多的赚钱就得想想哪些人消费能力更强,然后去满足他们的需求。如果跟伸手党学生党这样的垃圾用户在一起,那么结局就会变得像斯托曼一样穷困潦倒,天天抱怨这个到处充满铜臭和利益的世界,只求发生世界革命,去满足自己的幻想。( 2019-06-02 20:32:14) 2

斯托曼老童子跟希特勒老同志有类似之处。不过前者很funny,没有掌握一丁点实质性权力,所以他的GNU革命运动也只能在嘴皮上过过瘾,丝毫不会影响到软件和网络产业的兴盛发展。而灭霸希特勒呢,虽然其思想跟斯托曼一样极端,但是他掌握了无限权力,随时可以干掉敌人的性命,不是光耍嘴皮子就完事,其革命都是真真白骨堆起来的,这有一个后果就是在现实世界会引起巨大的切肤的冲突,让这位灭霸时时刻刻感受到危险,以致其终日暴躁而郁郁寡欢,相反,斯托曼却可以经常面对镜头微笑着自言自语呱唧呱唧。不过,只要这类怀揣“理想主义”的人掌握了跟灭霸一样的无限权力,悲剧肯定会再一次重演。人类应该时刻警惕这类反人性的渣滓。( 2019-05-14 09:39:53)

从Wayland的现状可以看出Linux社区的尿性,稍有不爽就翻脸另立门户,结果做了若干年还是个不实用的半吊子。他们发现了缺点,不是去改变缺点,而是拼命夸大缺点,要搞一场革命。( 2019-04-04 09:06:14)

大厂的东西还是可靠一些,像谷歌、微软都是业界良心,出的东西很少折腾用户。拿谷歌浏览器来说,它比Mozilla基金会出品的火狐浏览器就稳定多了,2018年火狐浏览器发生了一次大革命,把所有之前好用的扩展全都强制清退了,要求开发者根据新语言重新开发扩展,活生生把自己的生态搞死了。昨天发现这些好用的扩展在谷歌浏览器里都得到了保留(比如scribefire)。相反,火狐浏览器这么多年一直就是一个试验品,时不时就出现槽点,体验较差。以后推荐浏览器只推荐Google浏览器,绝不推荐火狐浏览器。( 2019-04-03 03:15:19)

扒皮GNU运动多时发现了一个现象——经常是啥代码都不写、啥代码都不会写的人在那里鼓吹GNU鼓吹开源。像斯托曼这样完全不写代码、专业从事GNU政治运动、到处搞反私有软件演讲的FSF领导人就不用说了。斯托曼的革命伴侣Eben Moglen更是个典型,他是个法学教授,“软件自由法律中心”的创始人,GPLv3的三个起草人之一,丁点代码都不懂,常年只会研究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畅想美好的未来。除了这两个显著人物之外,还可以在各大论坛、社区看到那些网络GNU斗士的身影,结果发现,这些人大部分都不会写代码,没有一件可以拿得出手可以营生的IT产品或IT技术。有的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估计还是个小学生。( 2019-03-08 08:00:54) 1

GNU领袖斯托曼知道共产主义的名声很臭,所以他在名词上不断翻弄新花样,以迷惑信众,但是“私有软件”这个名词和斯托曼革命伴侣Eben Moglen的著作《信息共产党宣言》还是暴露了一切。圣徒们和与斯托曼思想不谋而合的同志们一直在给他洗地,其实这些人连什么是真正的“自由”都搞不懂,心中只有对私有制的深深怨恨。( 2019-03-01 10:38:49)

小衲思想认为,如果把开发者当成男性,把用户当成妇女,那么鼓吹所谓用户自由,就跟百度女权贴吧里的某些以男人为敌的极端女权分子——这些败类跟那些见了“国产操作系统”几个字就无端生气的Linux圈怪胎用户一样,主要指的是以所谓“田园犬”三字形容中国男性、大范围攻击中国男性的媚外妇女——一样,因立场太过偏颇而让人唾弃鄙视。所以小衲思想经常把斯托曼GNU革命党和(极端)女权主义者放到一起同时鞭笞。( 2019-02-02 08:23:53)

多年前作为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的我认为学生党是最有先进性的阶层,因为学生党有“两高”,第一是他们批判与斗争觉悟高,第二是他们智商知识水平高。现在看来我错了,错的离谱!“斗争觉悟高”这个判断是对的,但有什么用呢?斗争批判的时候很过瘾,但一趟之后什么问题都无法解决。劳动者、创造者、开发者的建设性工作都是经年累月的,而找茬只需一瞬间,不可能因为学生党有“批判斗争精神”,学生党就能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否则,结果就跟非洲青年党和阿富汗塔利班搞得民不聊生一样。第二个判断则完全错误,学生党尤其是大学生都自认为智商和知识水平高的不行,但其实非常非常有限,他们学的书本知识只是前人早就开源过的烂大街的经验,真正有用的经验都是“闭源”的,不公开的。很多有充分工作经验的人都可以写书,但他们认为写出来不如藏着掖着有价值。(所以我们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很多公司喜欢招聘有工作经验的人,而不是读了很多书的人。)( 2019-01-24 09:27:18)

最不容易垮掉的是阿里这样的公司,用户都是高质量的付费用户,现金流永远不停,人才永远济济。最容易垮掉的是mandriva/deepin这样的公司,没现金流,竞品多,用户质量差,还™的有作死的GNU情怀。GNU领导童子斯托曼不是说了吗,➀别跟我谈市场营销,➁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➂实用主义者都是GNU的敌人。跟这个革命老童子的屁股走,明摆着不想活嘛。难怪老童子终身不娶,因为有受虐狂们拥戴,快活着呢。( 2018-12-13 13:07:48)

十几年前非常崇拜俄国革命领袖托洛茨基,主要原因:1,他是个反抗专制极权极端暴力势力的英雄,其个人的辉煌经历更添英雄色彩;2,他的辩论能力让人着迷;3,他主张的文艺政策非常开放;4,他主张党内派别民主和工人民主;5,他有国际主义的视野;6,他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代表了人道、平等与正义。 现在看来,我崇拜错了。就算这些特质除了带有强烈乌托邦色彩的第5条和可笑的第6条以外我到现在仍然很欣赏——毕竟骨子里的东西还是难以改变的——但也完全不应该在托洛茨基身上去发现那4条特质。 托洛茨基不是英雄,其主张的世界革命本身就是极端暴力、极端压迫人性的;托洛茨基的辩论能力和预言能力其实很一般,谬论频出,尤其是他晚年反复阐述的所谓资本主义垂死呻吟的荒谬“预言”让人看了就恶心;托洛茨基的开放文艺政策和党内民主观点是科学的,但是任何一个西方民主国家的路人都可以脱口而出这样的观点,难道出自托洛茨基之口就是闪光的?( 2018-09-05 08:54:10)

美国中学历史课本可不讲什么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套马克思主义历史决定论的教条,他们讲的是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马克思党传播历史唯物主义教条目的是为了证明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和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合理性,学生党如果无脑接受了这套,没什么好处。( 2018-06-11 12:33:14)

“正统”马克思主义者托洛茨基无疑是个极端分子,其最极端的地方是反对“一国建成社会主义” ,提倡国际性的“不断革命”。关于“革命”,托洛茨基是这么说的:“革命期间,在有特殊意义的对某些人的镇压面前,人道主义的老调子是没有用的。革命就是你死我活的争夺权力的斗争。在这种情况下,徒刑对那些希望在几周之内颠覆现行政权,并将现在的领袖人物投入监狱甚至杀死的人来说,毫无意义。”也就是说,为了实现他的权力理想,需要摒弃人道主义在全球范围内搞一个你死我活的斗争以杀死所有在夺权路上给他制造障碍的敌人。充满bug的某主义虽然冠冕堂皇被人神化为一种“科学”,其本质意义很简单——为一场腥风血雨式的“革命起义”提供一套合法性的学说支撑。其实,这种现象在中国历代农民战争中曾出现过多次,并不新鲜。包括列宁说的“最高阶段”、托洛茨基说的“垂死呻吟”,就是类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等末日论的翻版,不过前者有一套逻辑严密的伪科学的论证。( 2018-05-20 08:17:40)

闭源软件和互联网自媒体很好的解决了作者的版权归属问题,抛开了那些盘剥作者利益的中间商、管理者,在出版领域掀起革命,是划时代的进步!( 2018-05-12 06:09:24)

道德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时候会产生越界的极端行为。比如西门庆和潘金莲,该不该杀?现在我倒是觉得这两人死得很冤。再如斯托曼的一坨GNU哲学,一直在谈道德正义,结果形成的革命软件政治学堂而皇之将广大开发者当成“敌人”,则是更鲜明有力的论证。( 2018-04-19 20:35:04)

现在看这些马克思信徒的言论,就是些宗教化的阐述,一大堆标签的堆积、满含斗争气息、充斥主观化的结论、难懂、拗口、脱离实际,这样的思想武装到人身上却能给社会生活带来灾难,这不是邪教是什么?小衲认为,真正给社会带来天翻地覆变化的是科技经济发展而不是视他人性命为工作对象的灭杀人权的阶级斗争。——读《罗莎.卢森堡:社会改良还是革命?》有感( 2017-11-05 12:27:08) 1

如果革命斗争仅仅是为了夺取并巩固一小撮人领导的政权,继续在同类面前施展好斗本能,那么不管它的初衷听起来多么高尚,都是让人鄙夷的。从这个角度看,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现共同富裕”的邓小平比毛太祖不知道伟大多少倍!​​​​(有感于《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10-18 07:01:56)

什么时候Linux能遏制GNU/GPL肿瘤发展,什么时候Linux桌面就能进入正常生态。跟着那位连付费厕所都要抱怨的斯托曼同志干革命,开发者和用户都会受穷。( 2017-09-25 18:25:32) 3

找到24条说说,出现33次